“体能测试”冲上热搜 体能短板应该怎么补

人民日报体育微信公号 李洋

2020年09月30日14:30  
 

这几天,“体能测试”频频冲上热搜,引来各方关注热议。

“体能测试”冲上热搜

在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达标赛中,辽宁选手王简嘉禾预赛第一并打破亚洲纪录,却因为体能测试成绩不理想无缘决赛。

王简嘉禾在1500米自由泳预赛中以15分45秒59打破亚洲纪录,但因体能测试成绩不佳而无缘决赛。

被体能测试“绊倒”的不仅仅是王简嘉禾,余贺新、傅园慧、于静瑶、方喆等选手虽然在各项目预赛中名列前茅,也都因为同样的规则未能晋级。

全国体操锦标赛女子跳马决赛中出现的一幕也让人“看不懂”——第四个登场的小运动员以难度系数2.0的简单动作获得第五名。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戏剧性场面,是因为原本8人参加的决赛,因为体能测试成绩制约,最终只有5人入选。

体能对于竞技体育意味着什么?基础体能和专项体能的关联如何看待?面对舆论场的困惑和疑问,如何引导相关各方对体能测试形成理性认知,并以此指导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这些问题,在体育改革向纵深推进时,有必要深入探讨。

短板短在哪儿

“2019年初,参照英国赛艇协会体能训练标准,当时国家队100多位运动员只有一位能达标。”中国赛艇协会主席刘爱杰提供的这个数据令人吃惊。

当然,体能短板不仅存在于赛艇项目中。近年来,不少项目普遍存在“重技术,轻体能;重专项体能,轻基础体能”的问题,特别是在那些实力相对薄弱,或还未形成整体厚势的队伍中,体能成为制约中国运动员在国际赛场跻身一流的显著短板。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国体育健儿豪取48块金牌;而8年后的里约奥运会降到26块。体能正是其中的关键短板。

基础体能影响专项体能,专项体能又决定了运动员的专项表现。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已经成为很多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共识。

“引体向上、跑步、深蹲、卧推等项目可以提高运动员的力量、耐力、速度等基础身体素质,而我国运动员在这方面欠账太多。”首都体育学院教授尹军说:“基础体能训练比较枯燥乏味,但教练员要加强引导,运动员也要坚持下去。”

意识到体能短板后,中国国家赛艇队和皮划艇队痛定思痛、狠抓体能,已经尝到了甜头。“如今,女队全部体能达标,男队80%以上达标。在去年的世界锦标赛上,我们7个项目夺冠,其中4个是奥运会项目。”刘爱杰说。

对于基础体能的重要性,征战多年的老将体会更深。尹军说:“走进训练场,你会发现27、8岁的运动员更积极、认真地进行体能训练,因为他们深知这对降低运动损伤、延长运动生涯的益处。”

狠抓体能是基本功,要补的基本功还不止体能。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举了个投篮的例子,“为什么我们三分球投的不准,因为练得不够。哈德森在辽宁男篮时,每天至少练习400次三分球,比赛前,他还会提前一个小时到赛场再投100个。”

对标世界顶尖水平,我国运动员体能、技能基本功仍要全方位提高。

体能测试的出发点针对性很强,但具体到每个竞技项目,“体能大比武”如何设置、如何评判,还需要更为精细化的考量。比如3000米跑,虽然有氧运动能提高体力、耐力和专注力,但并非所有项目的运动员都擅长。基础体能的门槛如何设置,是个学问。

再细一些分析,即便是田径项目,不同项目、不同运动员的情况也不相同。3000米“仅仅”跑到13分38秒的苏炳添说,“3000米属于慢速有氧运动,短跑运动员以力量和爆发力训练为主,如果太过训练长跑,把快肌变成慢肌,会影响我们的爆发力。所以教练也不太建议我们把精力过多地放在这块。”

苏炳添发微博自嘲

补强如何去补

剥丝抽茧地分析,将预赛排名靠前者拦在决赛场外的并非是“体能测试”,而是“体能测试与比赛成绩挂钩”。

根据本次全国游泳冠军赛的规定,预赛成绩前16名选手中,取体能成绩前八名选手进入决赛。体能成绩相同,再按照游泳成绩排名进入决赛。

“不反对训练体能,中国运动员确实在体能方面有所欠缺。但把体能成绩作为晋级决赛的标准是否足够公平。游泳运动员平时练体能遵循的原则是次数少、间歇长、运动量逐渐增加,但体能测试是短时间内拼极限,是否和运动专项也有差别。”一位参加本次全国游泳冠军赛的选手这样认为。

体育总局在今年2月24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文件确定了各项目基础体能达标标准,并规定不达标者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举措主要是针对那些尚在追赶世界一流,或整体实力与世界一流还有差距的队伍。像跳水、举重、乒乓球、女排等队伍,自身实力足够,也就有更多自我调整安排的空间。

其实,体育总局去年已下发几次体能测试通知,但从实际效果看还未得到普遍重视,这也是进一步强调的发力点所在。

狠抓体能无可厚非,但体能测试究竟应当是达标式,还是选拔式,仍需要审慎考量。

陈梦等国乒队员全部通过体能测试,备战全国锦标赛。

以欧洲足球俱乐部为例,他们也让球员进行体测,也会进行跑、跳、引体向上等测试,但这只是制定科学训练计划的数据支撑,并不会据此决定运动员的参赛资格。

毕竟,站在赛场上,每个项目最终展现的都是各自的特色。体能在其中起着基础性作用,对基础性的重视该如何渗入日常训练之中,是否要通过比赛杠杆直接调控,还需要在实践中反复掂量。

测试仍要精细

也的确有一些运动员实现了基础体能和竞赛成绩相促进,都出彩。

还是在此次游泳冠军赛上,22岁的江苏队名将张雨霏凭借55秒62的成绩成为女子100米蝶泳历史第二快选手,她的体能测试成绩也高达45分(满分50分)。女子标枪“一姐”吕会会和中国游泳领军人物徐嘉余也都如此。

如何补齐短板,打造一支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刘爱杰认为,国外运动员的发展模式值得借鉴。16岁之前,要把运动员培养成基础牢固、基本功扎实的“全能运动员”,不要过早开展专项训练,“这就可以避免‘早熟早衰’现象,让运动员走得更远。”

当然,这也要视不同项目的特点和规律而定。对基础和规律的深刻认识和把握,很多时候正是体现在灵活运用之中。

体能测试要更加精细化、科学化、人性化,进而服务于运动员竞技水平的提升。“我们将通过本次比赛对体能训练进行认真总结,建立起与游泳项目相适应并紧密结合专项、更加完善的基础体能训练和体能竞赛体系。”中国游泳协会主席周继红说。

宋凯说:“王简嘉禾是个天才运动员,我们对她期望很高,要求也很高。接下来会针对项目和个人特点,探索增强基础体能和专项体能的方法。”

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于洪臣也结合刚刚落幕的全国田径锦标赛提出建议,“可以在赛前设置体能达标赛和专项达标赛。达标赛不是排位赛,过了这一关,决赛阶段就不再考虑体能测试成绩。”

(责编:杨磊、胡雪蓉)

关于我们

  • 人民体育微博
  • 微信公众号
  • 客户端
外围开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