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跳水冠军赛表现令人欣喜 梦之队面临“甜蜜的烦恼”

刘艾林

2020年10月08日08:3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跳水梦之队面临“甜蜜的烦恼”

在石家庄进行的2020全国跳水冠军赛尚未落幕,但四个奥运会比赛项目的角逐已经结束。中国泳协主席、国家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在赛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选拔赛男、女跳台和跳板四个单项竞技水平很高,在几乎一年没参加正式比赛的情况下,大家的表现超出了她的预期。出征东京奥运会,中国跳水梦之队又多了一些选择,队员优中选优的难度更大了。概括这次冠军赛上运动员们的整体表现,那就是“形势喜人、格局突变,梦之队奥运选拔面临甜蜜的烦恼”。

奥运选拔重启

“跳出今天的水平很不容易”

作为东京奥运会国家跳水队资格选拔赛的重要一站,周继红在本次赛事开始之前就曾介绍过,石家庄冠军赛以及明年1月、明年5月共三站全国冠军赛将作为奥运会选拔的最终参考。而本次冠军赛和明年1月这两站比赛成绩,还会作为明年4月跳水世界杯的选拔标准。周继红说,“之前我们已经进行了三站比赛,但因为今年的情况特殊,现在只能算是‘从零开始’了。我们希望重启选拔,来更好刺激队员状态。此前运动员水平上到很高的一个阶段,但奥运会延期后,运动员各方面都受到了一定影响。不重启奥运选拔,按照原有三站比赛选拔出来的名单,可能会有一些影响。”

目前,四个奥运单项的比拼已经落幕,从周继红点评队员表现时的语气和表情就可以看出,她的满意和赞扬之情溢于言表。周继红指出:“因为疫情,我们有将近一年时间没有出来转换场地比赛,这对于运动员来说会有影响。从训练状态、队内比赛状态,切换到激烈的全国比赛,心理上是一个考验。因为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中国跳水的奥运选拔重启,此前已经进行的前三站考核成绩清零,只作为一个参考,这对选手们来讲压力很大,所以能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跳出今天的水平,是很不容易的。通过这次比赛来看,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中国跳水具备一定实力。当然竞技体育在场上充满未知,我们只能做好自己,做到更好。”

3米跳板

王宗源使中国队又多了一个选择

女子3米跳板是中国跳水队长年稳居世界独一档的拳头项目,从郭晶晶、吴敏霞、何姿传承到施廷懋,王涵,在世界大赛上永远是表现最稳定、最没有悬念的一个夺金项目。本次冠军赛,尽管大满贯得主施廷懋的名次排在了王涵之后,但这属于两位老将的内部竞争,在东京奥运会上,女子3米板依然是不会发生意外的一个项目。

男子3米板的情况稍有变化,在去年世界锦标赛上主打跳板,同时一人担当三个项目的北京籍奥运冠军曹缘,在这次比赛中地位遇到了挑战。广东选手谢思埸的表现稳定获得冠军,而小将王宗源逐渐上浮。这位光州游泳世锦赛男子1米板金牌得主已经不止一次在队内比赛中的成绩好于曹缘,而年龄优势(比曹缘小6岁)使得他更具潜力。本次比赛,王宗源就战胜了“大哥”曹缘,获得亚军。这使得这个项目的奥运参赛资格,中国队又多了一个选择。再结合男子跳台项目上的形势变化,曹缘在国际大赛上一人担三项的情况,应该不会再次出现。

跳台

练俊杰、全红婵表现突出

再说男子跳台,这个项目在世锦赛、奥运会上竞争一贯激烈,中国队虽然金牌拿得足够多,但每次都不乏惊险。此次石家庄冠军赛,20岁的山东选手、被称为跳水队第一帅哥的练俊杰以一个高超的409C动作,把这个难度系数高达4.1的一跳完美地展现出来(得分为116.85),击败了包括世锦赛冠军杨健、奥运会冠军陈艾森在内的一众高手之后夺冠,总成绩高达585.45分,这还是他仅仅练习了半年409C的情况下,假以时日这个动作他还会演练得更加稳定。

最值得一说的,就是后备人才涌现层出不穷的女子10米跳台项目。早在2016年全国冠军赛就夺得了该项目第一名的北京小妞张家齐冒头之后,很多人就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位当年仅有12岁因年龄限制无法参加里约奥运会的小姑娘身上,后来她又连续夺得了包括全运会女子跳台决赛在内的几次全国冠军。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与国家跳水队也是北京跳水队功勋教练任少芬探讨张家齐的奥运前景时,经验丰富的任少芬教练表示,“这个项目的特点是新人涌现多而快,女孩子发育的问题对竞技状态影响大,现在不能做出太多预测。”正如任教练所说,因为错过了一届奥运会,而女子跳台又新人辈出,现在16岁的张家齐在国家队都算是“老将”了,实力已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先是在2019年光州世锦赛上,14岁的上海小姑娘陈芋汐异军突起,斩获女子10米跳台冠军,获得银牌的四川女孩卢为也是出生于2005年,张家齐只能参加女子双人10米跳台的比赛。可见这个项目的更新换代是多么迅速。这也会让人感慨,当年陈若琳三届奥运会夺得5枚女子跳台金牌,是多么的不易,多么的让人钦佩。

此次在石家庄,女子10米跳台的争冠形势再度发生巨变。13岁的广东女孩全红婵事先毫无迹象地就蹿了出来,以437.75的高分、五轮零失误的一组动作夺冠,让人感到惊讶。就连这次选拔赛的意义都没完全搞清楚、仅仅练习了6年跳水的全红婵却坚定地说:“想去奥运会,下次再见到这些姐姐们,我还要赢她们拿第一名!”

总体来看,这次特殊情况下延期举行的全国冠军赛,正像周继红所说,表现和成绩高于预期,令人满意。但同时,这些老将新人的优异发挥和表演,会让东京奥运会的国内选拔充满挑战和变数,优秀选手太多,中国跳水队正面临着甜蜜的烦恼,只有让最后的选拔成绩来说话了。

文/本报记者 刘艾林 统筹/杜锐

(责编:管若寒、杨磊)

关于我们

  • 人民体育微博
  • 微信公众号
  • 客户端
外围开户平台